更多...
 
专访 | 音乐人木玛——“让音乐安静的盛开”
2017-11-02 09:46

  关于木马乐队,关于音乐人木玛,似乎可说的太多了。如果你一如既往的爱着摇滚乐,他们一定在你心里留下过重重的痕迹。2017年#滚吧!生活#全国巡演首站来到天津,文艺广播对音乐人木玛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

  今年的巡演和去年有什么不同吗?

  今年我们换了一个新的鼓手,和去年比的话有一些新的变化,也会有一些新的内容在里面。总体来看,还是希望这个乐队的表现的越来越好,越来越扎实。

  现在的乐手已经合作一段时间了,来给大家介绍一下。

  我们现在的贝斯手是原来Subs的元老。鼓手也玩过很多乐队,吉他手也是之前合作过的。这些都是比较有经验的人,也希望能凑在一起玩儿点新的东西出来。

  很多人都说木玛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新的作品了,我们听到的去年那些作品是把之前的作品重新演绎了一下,那现在新歌儿怎么样了?

  新歌还在制作中,包括在巡演的路上也在写,写了很多,我觉得还是要把它做得更好一点。作品还是要不断积累,不断把它打磨得更好才能拿出来,其实是花了两三年的时间在做这个事。今年是肯定要发一些新的单曲或者明年就会有新的唱片了。

  那些老歌为什么要重新进行编曲?是对原来作品不满意吗?还是说现在有了一些新的想法?

  这些歌都是很早以前写的,在很多年不断地演绎的过程中,又不断的有新的创作,它就有了不同的样子,我其实更倾向于这样。我甚至觉得改歌词也是可以的,因为摇滚乐本身就是非常自由的。

  看到你之前发表了一篇微博,掏心窝地说了很多话,其实我没想到你会去质疑自己做音乐这件事儿,真的有过这样的阶段吗?

  当然有,因为做音乐本身是有很多很多困难的,那句话是我在一个不插电演出时候说的。少年的时候,这个怀疑就一直都在。我们就是在不断自我怀疑中,在日常生活里慢慢的消除掉这些,这样最终才是生活的根本。

  当时你说那番话,你说你可能会质疑自己要不要放弃音乐,其实我很难想象当时你的一些想法,因为毕竟音乐也是你热爱的东西。你会思考是你放弃了音乐?还是音乐放弃了你吗?

  其实我觉得一个人是永远放弃不了音乐的,是在想要不要以职业的音乐人去玩音乐。你可以在家里玩音乐,可以跟朋友聚会的时候唱歌,这也是一种玩音乐。当然对自己的一种怀疑是创作上的困难,或者是表达上有更多的追求。

  刚才你也提到了音乐本身的艺术性,毕竟音乐是艺术作品,但是这种艺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认同。有些人就觉得音乐是艺术作品,所以他可能做得相对比较小众,但是也有人会觉得小众音乐不被大家所接受。你现在还在坚持说做音乐是一种艺术吗?

  嗯,绝对是的。因为音乐也是一种生活嘛,也是一种生活的方式。既然做摇滚乐了,它就成为我的生活方式了,你的所有的价值观,所有的东西都是围绕这个成立的,它是一个非常综合复杂的艺术形式。一个音乐人在玩儿了10年或者20年之后,他的心永远会有一部分是少年,我觉得这一点是最重要的。

  现在演出的过程当中也把曾经那些歌进行重新的编曲,像你说的也加入了一些更流行的东西进去,比如电子的律动之类的。你觉得现在新乐手带给你的是什么?你们之间会经常有火花吗?这是你选择乐手的标准吗?

  其实玩音乐选择是相互选择,更多的还是缘分,既然能走到一起,肯定是这个人本身他要靠谱。大家正好走到这儿,其实它就是我的生活,并不是说我要带着我的作品是想要证明什么,并不是。

  现在有没有新歌迷的加入,觉得你们是一个年轻的新晋的乐队?

  肯定会有人会第一次听见我们,喜欢了这些歌,就加入进来了。我觉得这种方式非常好,它不像是追星那种说我必须要忠诚。这就像人生一样:“你好,再见”,就行了。这也是音乐最有魅力的地方。

  有人说你们是经历过真正的摇滚圈从无到有,经历了比较苦的那段日子的。现在算是熬出来了。

  都是一样的,不光是音乐方面。任何的行业之前都是有过困难的时期的,顺其自然吧。

  之前有朋友也在问我,知道木玛为什么一直戴帽子吗?今天我替他问问这个八卦的问题。

  我不希望我的生活和舞台太相似,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。这也是对自己的一个形象的坚持,也是对自己的风格的一种坚持。如果你的形象总去变的话,你的音乐肯定也会有很大的变动。有的时候在舞台上你是这样,在生活中是什么样子,大家并不知道,我挺享受这种感觉。

  这么多年,乐手也换了许多,而且音乐也是不断的有新的变化,你觉得什么东西是没变的呢?

  就是我对音乐的这种热爱吧,我觉得现在舞台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。做艺人真的是很累,压力太大了,已经到了让人不愉悦的一个阶段,但是又没办法,只能在里面去寻找平衡。你就没有办法用自己的步伐来走,变得非常的物化。但音乐人必须得有一些游吟诗人的精神状态。你得不断地去发现你自己更深的部分,所有的艺术都是这样。绘画也好,诗人也好,都是这种情况,所以我更多的怀疑也是在这儿,音乐变成一种拼搏,就特别可笑。

  这次又来到天津,而且巡演又安排了很多的城市,这次对你来说巡演的目标是什么?

  本来今年上半年就要做巡演,但是中间出了很多问题,包括时间和场地之类的。结果推到现在安排了这么多城市一起,但我觉得也没关系,因为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玩儿,把自己安排的事情去做完就好了。

  采访手记

  木玛在天津演出的当天,我们把采访约在下午四点。他在舞台上试音,戴着和演出时不同款式的帽子。灯光很暗,我看不清他的脸,也无法想象他所有的故事。只记得一句歌词:“明天永远只是明天,逝去了不会再来临”。

  面对出道近20年的他,我能用30分钟的时间了解他几分?传达给你们多少?

  可又有什么关系,好音乐总是安静的盛开着,愿我们用有限的时间和这个世界多发生些美好的关联。

稿源: 天津广播电视台文艺广播  2017-11-02 09:46     编辑: 韩伟丹
[中国国际广播电台] [中央人民广播电台] [北京人民广播电台] [上海广播电视台]
[天津电视台] [天津日报] [今晚报] [北方网][天津搜房网] [天津阳光义工网站]

联系电话:23601611 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(022)23601782 转 8020  津B2-20060107
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