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...
 
孤独的土地医生——马建立
2015-09-28 17:58

新闻广播 赵征

  破砖、烂瓦、铁窗、危楼,这里的一切都是灰色的。这是位于北辰区的、建于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的天津农药厂。我们寻着小路向前走,到处都是废弃的农药桶,不要说生物,这里连昆虫都见不到,走上几步,就会看到地上躺着个死麻雀。最为触目惊心地还不是眼前的一切,而是弥漫在这整个厂房当中无所不在的农药味,环科院的马建立说,这个味道有个学名,叫voc,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,是致癌物。

 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,上个世纪,这个厂子一度非常辉煌,天津市政府为了方便员工上下班,曾把铁路直接修到了这里。然而,2001年,国家的一纸禁令,宣告了它的停产。一时间,曾经的繁华喧嚣顷刻间消失。但是,几十年积累的污染物却永远地留在了这片土地,每当雨雪降临,它们便会如暗流涌动,随着降水不断地渗入泥土,严丝合缝且漫无目的地在地下扩张自己的势力,最终影响到地下水。在没有降水的日子里,他们就以气体的形式从泥土里爬出来,幽灵般飘在半空中。厂子停产十几年来,附近的居民一直不堪其扰。

  马建立是天津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固废与环境安全室的副主任,也是一名高级工程师。2014年的平安夜,马建立带着他的土地拯救计划来到了这里。在这个近似“无人区”的厂房里驻扎下来,他们的项目组里只有不到10个人,这里没有网络、没有电视、饭菜自己做,每天面对的都是被抛弃多年的旧物和得了“癌症”的土地。除了逃避不掉的孤独,马建立还有亏欠,他的队员几乎都是年轻的小伙子,其中一个才刚刚结婚没度蜜月,就跟他来到了这里。

  马建立引着我们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破楼里坐下来,这里是他们的办公区和住宿区——才进厂不到20分钟的时间,voc的味道已经充满了我的整个气管,在胸腔中肆意逃窜。但是这个项目组里的成员,每天的吃住都在这里。而在这栋楼房旁边,就是一块污染最严重土地,这块地大约有5、6个篮球场大小,他们用塑料大棚将它盖住,尽量减少它带来的影响,一个蓝色的大管道贯穿其中,取出土壤,通过管道走进旁边巨大的土壤修复热脱附设备,每一粒泥土都会在这个设备里重生一次,再见天日之时就会成为相对健康的泥土。马建立说,他们用这些泥土,尝试着在厂房中筑起了一块菜地,蔬菜都成活了。

  在这个项目之前,全国范围内有关土地修复的案例并不多,天津地区,他们更是头一家。而以往本来就少的可怜的案例都因为技术攻关失败而夭折。马建立立项目时完全没有可参考的数值或经验,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摸着石头过河,而这种孤独感是最容易让人崩溃的。

  只要有一个参数不对,就要推翻一切重来。但是一天的成本就要十几万,他们的科研经费只有200万,即使能利用以前或其他的科研项目尾款来贴补,也总有用完的一天。马建立收集了不计其数的数据,就像面对着一块贫瘠土地发愁的农民一样,日夜站在这里抻拉着长长的纸分析。在他最想放弃的时候,突然遇到了转机,一个室内净化设备给他带来了灵感。随后,这台土壤修复热脱附设备终于轰隆隆地拉响,日夜不停地开始给这块土地动手术。

  土地的污染治理不似大气和水污染治理那样立竿见影,仅这家农药厂就要进行到2016年。我觉得马建立孤独,还因为这一点。别人治水、治气,至少能让老百姓拍手称赞,而他做的事,又谁人能知?

  据调查,全天津市还有1000多家类似的污染企业厂房土地需要治理。目前,京津冀“大气十条”、“水十条”都已陆续出台,马建立充满希望地说,“土十条”估计也会在2017年出台,到时候,土地修复将大规模展开,他们赶在“土十条”之前,研究出固定的技术方法,就可以直接推广,到时候,这些受了伤的土地就可以“有药方可依”了。

  这次走基层,在农药厂短短半天的时间里,这位土地医生让我由衷地感动,全程谈笑风生般的淡定让我肃然起敬。在城市发展的繁荣背后,他给了百姓踏踏实实的安全感,也做到了对于一个国家的责任感。

稿源: 天津广播电视台  2015-09-28 17:58     编辑: 任欣
[中国国际广播电台] [中央人民广播电台] [北京人民广播电台] [上海广播电视台]
[天津电视台] [天津日报] [今晚报] [北方网][天津搜房网] [天津阳光义工网站]

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(022)23601782 转 8020  津B2-20060107
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